您的位置:

    首页>另类小说>仙劍三淫傳

    仙劍三淫傳 -




    渝州最大的當鋪永安當,占地百裏,但也不過是川東唐家控制的諾大産業中

    的小小一個



    「終于把活兒幹完了,該死的趙扒皮!可惡,食堂也沒飯了。」這個滿臉垂

    頭喪氣的男孩名叫景天,19歲,是永安當的一名小夥計,要說他本來是能做個

    衣食無憂的闊少,景天之父景逸本是上一任永安當大管事,無奈在景天8歲時,

    大江(長江)鬧洪水,景逸不慎落水而溺亡,而新上任的大管事趙文昌本是唐家

    錢莊的一個小管事,靠著拍馬賄賂唐家三少而被推薦接任大管事一職,他本性就

    刻薄貪婪,上任後一邊斂財,一邊打壓原來景逸的親信,本來他要將舉目無親的

    景天逐走,幸虧朝奉丁管事以前頗受景逸提攜而阻止趙文昌,可就這樣雖然平時

    幹的多,每月利錢卻比他人更少。



    「累死了,我要睡覺~」景天拖著疲憊的身子進了屋打著哈欠倒在了床上,

    「呼~呼~」



    半個時辰後,景天睡夢中聽見門有響聲。「什麽聲音?……有賊?!」



    「哎呀!有人。」門口傳來一個稚嫩少女的聲音。「小偷!站住!」景天

    連忙爬起來大聲喝道。「什麽!什麽!你說我是賊!你活得不耐煩了!」黑暗中

    景天隻見少女一腳朝自己胸口踢來。景天來不及反應,小腹陣陣劇痛。「啊!你

    這女賊,好不講理!做賊也罷了,真是猖狂!」



    「去你的,什麽小偷小賊的,睜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是唐家堡的人!我爺爺

    可是唐門總舵主唐幹」少女驕橫的的叉腰得意道。



    「啊,是府裏來的小姐呢,失敬失敬。」景天點起油燈,仔細打量著眼前的

    少女,瓜子臉,皮膚白皙,個頭呢隻比自己矮一點點,身材卻是凹凸有緻,前凸

    後翹,大腿更是修長渾圓。



    「你狗眼那裏看哪!」少女注意到男孩眼中的驚豔之色,不禁有些得意。



    「不知唐大小姐,深夜拜訪,是要找什麽東西,我或許可以幫忙呢」景天收

    回眼光,抱拳問道。



    「那個,你看~這個是爺爺最喜歡的紫砂壺,可惜被我不小心打碎了蓋子,

    我要找個一摸一樣的配上。」說著少女從手中竹葉織的袋子裏取出一個茶壺來。



    「啊!這種海棠紅很少見啊,一定是出自名家之手,等等,我可以想辦法黏

    上她。」景天接過少女手中的茶壺,仔細端詳起來。



    就在這時,地面忽然震動了起來。「不好!地龍動了!」少女一個不小心沒

    站穩,一下子撲到在景天身上,景天也被帶倒在床上。一陣香風撲面而來,景天

    急忙伸手抓去,卻感覺入手處鼓鼓漲漲,用力一捏,更是柔軟。少女啊的一聲叫

    了出來,景天意識到自己抓在哪了。跟更爲要命的是,二人身體摩擦。令景天陽

    具急速膨脹起來。少女也感覺到小腹被一根棍子頂的酥麻,惱羞之下,正欲爬起,

    卻又被地震晃動再一次帶倒。



    一個鍾頭後,地震停了。少女嬌喘籲籲的爬起,急忙整理其衣服來。「剛才,

    那個……」景天抓耳撓腮不好意思道。「你這個混……啊!你受傷了」少女本欲

    破口大罵,卻看到景天胸口被割傷一個口子,卻是自己胸口掉出的飛刀所傷。



    ? ? 「嗨,沒事,不疼。」景天無所謂道,畢竟剛才可是占了女孩便宜。



    ? ? 「可……那上面有蝮蛇毒呢」



    ? ? 「什麽!完了完了……想我景天才二十不到,難道就這樣要去了麽……我還

    是處男啊」景天大驚道,照他的理解,唐門奇毒,那應該是七步必倒的劇烈,想

    想自己連女人都沒上過,不禁一陣沮喪悲戚。



    「放心,這種毒毒性不怎麽大的,這樣好啦,你幫我把茶壺弄好,我回去找

    解藥,明天城西璧山小樹林見!」少女不在意的說道。聽到自己性命暫時無憂,

    景天也不那麽緊張了,見少女要走,急忙追問道:「等等,你叫什麽啊……」「

    雪見!唐雪見,虧你還是永安當的人,連唐家堡大小姐的名字也沒聽過,可真孤

    陋寡聞」少女撇撇嘴,漸漸走遠。



    大清早起來,景天先是迅速將紫砂壺補好,本欲立刻去找雪見,卻被趙文昌

    找去鑒定幾件文物。



    這時,唐家堡,雪見走進了藥房外間開始找起解藥。「蝮蛇毒,唔,是這個

    了~」雪見拿好解藥,正欲出門,卻聽見隔壁內間一陣說話聲。「別急啊,哎,

    叔叔你慢點,扯爛了我一會怎麽出去見人」雪見不由的好奇起來「這麽早,還有

    人來內間」她走過去,透過門縫向裏看去,卻見室內一對男女正抱在一起接吻,

    男子一邊親著嘴,一邊用力拉扯著女子衣服,雪見看得面紅耳赤,待二人轉過頭

    來,卻不由得捂住嘴心中驚呼一聲,這男子是雪見五叔唐離,而和他歡好的女子

    卻是二叔的女兒唐柳眉。唐柳眉褪下上衣後,唐離望著那碩大雪白的奶子,呼吸

    粗重,一嘴叼上一隻奶頭吸得茲茲有聲,右手更是不安分的搓揉揪捏把玩起另一

    隻奶頭。片刻之後,唐離脫下長褲,隻見一條棕色肉棒上下跳動,擊打著唐柳眉

    的臉頰。唐柳眉風騷的瞥了唐離一眼,挽起發絲,小嘴一含,吮吸起來,唐離舒

    服的呻吟了一聲,雙手抓著唐柳眉的頭,劇烈運動起來,雪見紅著臉本欲離開,

    無奈好奇心卻促使她的腳步一動不動的杵在那裏,而後唐柳眉雙腿跪在在椅子上,

    雙手扶著椅背,唐離扶著唐柳眉的腰,將陽具狠狠的插了進去,瘋狂抖動起來,

    頓時室內嬌啼綿綿。



    ? ? 唐柳眉一邊咿咿呀呀的呻吟著,一邊催捏著自己的乳頭,雪見望著二人如癡

    如醉的狂態,呼吸也跟著沈重起來。長時間站立加上大腿間酥麻的熱流,她忍不

    住朝後伸了伸腿,正欲疏松下小腿肌肉,卻不料踢倒了身後的一個陶罐。



    「誰在外面!」唐離面色一緊,大聲斥問道,他迅速拔出陽具,抓起放在腳

    邊的長劍,光著下體沖了出去。雪見自知踢倒那陶罐,暗叫不好,正欲奪門而逃,

    不料唐離反應比她更快,才跑到門口,便被唐離狠狠抓住了肩膀,又拉了回來。



    「雪!…雪見侄女!……」唐離見到雪見一臉驚慌的樣子,不由得頭痛起來,

    他方才以爲是下人誤入密室,想著追上去哪怕殺了人也罷,不能讓自己的醜事傳

    出去,卻不料看到他二人醜行的是家主最爲寵愛的雪見,一時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阿妹在那裏偷看姐姐的好事呢,妹妹若是好奇,何不

    妨讓你五叔教教你這男女之事的情趣。」唐柳眉穿好襲褲短衣袅袅婷婷從內室走

    出,一邊隱晦的示意唐離。



    「啊!時間不早了,五叔我還有事先走了,唉呀。」雪見暗叫不好,正欲開

    溜,雙手卻被唐離緊緊抓住。「乖丫頭,別走啊,讓叔叔好好看看你」唐離讀懂

    了唐柳眉的意思,要讓雪見閉嘴,隻有讓她成爲共犯才是最保險的,另外雪見本

    身氣質就上佳,和唐柳眉苟合不過是個意外,但事情到了這一步,索性就破罐破

    摔,就算事情敗露,能玩到這個美貌絕色,性格活潑的侄女也算保本,而且他清

    楚雪見被他奸淫後八成會藏羞瞞下此事。想著,大手將就開始摸向雪見雙乳。「

    你,你這個老禽獸,畜……啊!救命,啊」雪見驚恐的反抗了起來,高聲呼救,

    唐離嚇了一跳,急忙點了她的穴,雪見頓時感到渾身無力,唐離又扯下雪見腰間

    的紗帶,塞入她口中,然後二人一起將雪見拖入內室中。



    室內,雪見被二人扒的精光,她皮膚如同幼女般光滑,一對乳房呈梨形,乳

    暈粉紅。讓二人驚訝的是,雪見下體竟是光溜溜一邊,兩片大陰唇光滑飽滿肥厚

    白皙,翻開大陰唇,鮮紅粉嫩的花芯更讓唐離欲罷不能。



    「此女隻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唐離呼吸粗重的抓著陰莖。「好

    侄女,我的小寶貝,挺住,我,我來了」沒有想象中的落紅,雖然雪見用力掙紮

    很痛苦的樣子,但毫無疑問:雪見早已不是處女了。唐離卻也沒有失望,雪見下

    陰裏的柔韌壁肉擠得自己陽具隱隱生痛,但卻更見堅挺。「極,極品啊!」唐離

    一邊咆哮,一邊瘋狂聳動陽具在雪見的小穴中抽動起來。



    「喲~,原來阿妹你也是個騷貨,早不是處女了呢」唐柳眉嫉妒雪見一身好

    皮好肉,雖說她姿色也是不差,但身材確是落了下籌,而且她下陰木耳已黑。此

    時更是報複般用力掐著雪見的乳頭。



    雪見已哭成的痛不欲生,哪知道找個解藥居然會招此辱難!她從小生在唐家,

    可唐家除了爺爺寵愛她,已經故去的父母從未見過容顔,同輩的唐家子弟要麽觎

    她,要麽嫉妒她,嬸嬸姑姑們從未給她好臉色,叔叔們保持著道貌岸然的和顔悅

    色,可眼中總是飽含色欲猥瑣。



    ? ? 在她九歲那年,唐家三祖公用一隻冰糖葫蘆將她誘至屋內,猥亵了她,雖說

    沒有被插入,可落紅卻被三祖公摳破了。自那以後,雪見就沒給族人好臉色看過,

    脾氣也是越來越刁蠻,要不是有爺爺庇護,怕是早就被心懷不軌的家人陷害了。



    唐離在雪見體內抽插了大半個鍾頭,最後將一灘腥臭微黃的膿液射在了雪見

    光滑的肚皮上,他用力過度,正舒服的趴在雪見身上哼哼著,卻被恢複了力氣的

    雪見狠狠一個膝頂擊打在睾丸上,頓時捂著陽具慘嚎著翻滾,雪見起身揪住唐柳

    眉的頭發,扇了她十幾個大嘴巴,最後哭泣著抱上衣服跑了出去。



    景天忙完永安當的事情後急忙趕去璧山,先是在璧山小樹林前等了兩個時辰,

    但卻遲遲不見雪見赴約而來,隻好穿過璧山去了唐家堡,在唐家堡門口正碰見了

    一瘸一拐的唐離。



    「這位大爺,我想找一下唐門唐雪見小姐,她修補的茶壺已經弄好了,可否

    替我通報一下。」景天恭敬的抱拳問道。



    「媽的!什麽茶壺茶碗,唐雪見襲擊族內長老,已經被驅逐唐門了!不想死

    的就快給我滾開!」唐離惡狠狠地瞪著景天,景天見勢不妙,急忙躲遠不提。



    「唉……這可如何是好,萬一晚上毒性爆發……」這時天色已晚,太陽已經

    落山,景天隻得先返回永安當。



    「景天!你這個小王八蛋下午死哪去了,不想活了啊是不是!」好巧不巧又

    在永安當大廳撞上了趙文昌。「我……難道我大限將至,怎麽都咒我死啊!」景

    天感到一陣麻木。



    「回頭再跟你算!先把門叉好,打烊了……」趙文昌打著哈欠走了出去。



    「你,竟淪落至此?!」景天聽見背後有人在說話,轉過頭來,隻見一黑袍

    女子站在身後,包含複雜的眼神望著自己,這女子打扮甚是奇特,全身披著一件

    繡著古怪紋路的黑袍,身材颀長,一頭紅色秀發垂落腰間,姿色清麗,但鳳目含

    煞,眉目威嚴。



    「啊!客官,你認錯人了吧?」景天疑惑的望著黑袍紅發女子。



    「哼!我要當劍!」說著女子從背後抽出一把紫色碩長大劍來,重重插在地

    上,金聲嘶鳴、火星四濺。



    「額,不好意思,大爺,不不不,大姐,我們已經打更……」「我當劍!」

    女子聲音更加響亮,同時大廳不知道哪來的風刮得越來越大。



    「好,好,好,大姐您別生氣,您當幾錢?」景天隻得心驚膽戰的問道。



    「一文!」



    「一文?!好……好,您等下。」景天雖然訝異,但還是很快寫好了當票。

    黑袍女子接過當票頭也不回的走了。



    「真是奇怪的人,不過這把劍還真是不錯啊,一會拿回屋研究研究~」叉好

    門,景天拿著劍回到屋內,頓時一陣疲乏,景天將劍放在牆角,倒在床上。「好

    困啊……一個晚上,毒應該不會發作罷?唔……Zzz……Zzz……」



    不知過了多久,景天感覺下體熱乎乎的,一陣說不出的舒服,然後一個柔軟

    濕漉漉的東西開始滑過龜頭,旋即被一處溫暖濕潤的絕妙所包容。景天在睡夢中

    感覺身體就像燒起來一樣,陽具猛然一跳。頓時間精關不守,射了出來。



    「唉,又想女人了,我什麽時候才能擺脫處男呢……明天又得洗襲褲了。」

    景天意識恢複,心中暗歎一聲。「不對!真有東西在舔我小弟弟!……」景天猛

    然清醒過來,直起身來。



    油燈下,一具雪白欺霜的女體,一頭淺藍短發的女子跪在床上定定的望著他。

    「哥哥,你醒了。」



    如同在夢中一樣,景天用力的揉了揉眼睛,沒錯,這不是夢。「你……」景

    天伸出手正打算放在女孩肩膀上,卻不料手從女孩的身體上滑了下去。再伸,再

    縮。



    「……」



    「媽呀!女……鬼,女鬼啊……」景天連滾帶跳爬下床,匆匆提起褲子就往

    外跑。



    「哥哥……」女孩伸出手,悲傷地呼道。



    景天被嚇得不輕,狂奔到後院,隻見那把大劍也一搖三晃跟著追了上來。



    「鬼啊!」



    景天像打慌得兔子一樣急忙打開後門,繼續開始了逃跑。



    「呼~呼~呼~」費勁千辛萬苦,總算撐著竹筏度了岸,景天累的狗一樣喘

    氣。「總算,擺脫了,呼,呼」剛喘勻了氣的景天發現那把劍又跟來了。「怎麽、

    怎麽一直甩不掉!!……」



    「救命,诶……啊呀!」邊跑邊回頭張望景天並沒有看見對面沖過來的人,

    頓時撞的腦袋一黑。



    「混蛋!找死啊!」清脆好聽的女聲響起。「咦,這聲音好熟……」景天捂

    著撞疼的額頭朝對面看去「是你!」「是你!」兩人同時開口道。「太好了,

    總算看到你了,你再不來我估計就要死了」看到是雪見,景天總算放松了下來。

    「咦,這把劍終于不動了。」看著平放在腳下的大劍,拍拍,碰碰,什麽動靜也

    沒有。「喂,你該給我解藥了吧」松了一口氣的景天朝雪見問道。「解藥?!你

    好意思跟我提解藥!」雪見剛平複的心情頓時被景天氣的火冒三丈,要不是這混

    蛋!「嗚嗚嗚……」雪見雙手抱膝,嘤嘤哭泣起來。「喂,別這樣好不好,我最

    見不得女孩子哭了,好了好了,我不提解藥了行了吧。」正在低泣的雪見忽然從

    懷裏抓出一隻青瓷小瓶,狠狠的朝對面甩了過去。「混蛋,以後我們兩不相欠了。

    你滾啊~越遠越好」說吧她抹著眼淚朝小樹林跑去。



    ? ? 「別啊……等等,你的茶壺」景天急忙撿起解藥朝雪見追去,剛跑兩步又折

    回來,提起那怪異大劍繼續朝雪見追去。「雪見!等等我!」



    一片小竹子後面,雪見半跪在地上,捂著臉低聲抽泣著。「別哭啦,給你這

    個。」雪見淚眼朦胧的擡起頭,隻見面前站著一個可愛的小蘿莉,穿著碧色白邊

    花裙,手裏拿著一對鈴铛,叮鈴铛的清脆聲伴絕于耳。「你,你是花楹?」「揪

    ~雪見姐姐,你爲什麽要哭啊」小女孩擁著雪見胳膊好奇的問道。「誰說我哭了,

    倒是你,怎麽從飼育室跑出來了」雪見抹著眼淚,低聲問道。



    「啊!他們,他們要割走我的珠子,好疼,我趁他們不注意跑出來了。」



    這名叫花楹的小女孩本是極其稀罕的雌性五毒獸,壽元已有200年之久,

    每日有半個時辰可幻化爲人形,雪見以前還曾逗她玩過。「也罷!小花楹,你以

    後就跟著我吧!我們一起去闖蕩江湖,有朝一日,定要重回這裏,報仇雪恥!」

    雪見抱著小花楹的身體,低聲說道。



    「雪見~雪見~你在哪裏啊」遠處,景天一邊跑著,一邊大聲呼喊著。雪見

    看著他奔跑的身影,撲哧一笑。



    一天以後,渝州西北,九龍故道,雪見和景天一前一後的朝前走著。唐大小

    姐自忖既然要闖蕩江湖,總得有個跟班伺候著,既可以使喚他代替自己抛頭露面,

    也多了一個拿行李的。再說這個家夥人雖猥瑣了點,但心卻是好的。而景天也是

    巴不得能離開永安當,天南地北遊曆一番,原來手頭沒錢,現在有唐大小姐支付

    路費,一路上有美相伴,景天也就樂呵樂呵的當起了跟班。



    「好熱!休息一下吧?你去找點水喝。已經走了這麽遠了」望著遠處的若隱

    若現的城鎮,雪見嘟著可愛的嘴唇活動著腰肢。「唉,在加把勁吧,你瞧,那邊

    有條小河,咱們過去歇息會。」景天用手擋著陽光,朝雪見建議道。



    「呔,你們兩個,站住!」景天雪見剛走沒幾步,迎面就走來了四個錦衣惡

    漢,腰胯繡春刀,崴著八字步圍了上來。



    「哪來的兩個小娃兒,不知道這裏是霹靂堂的地盤嗎!~」爲首一肥胖漢子

    斜挎著八字步,一對綠豆眼猥亵的朝著雪見胸口腰肢上下打量著。



    「你狗眼哪裏看!」雪見看著肥胖男子惡心的眼神,頓時大怒,從腰間暗器

    袋抽出一把飛镖朝肥胖男子眼睛擲去。



    「啊!」肥胖男子躲閃不及,頓時被插中眼珠,捂著血淋淋的眼睛慘嚎著。



    「喲呵,好潑辣的小妞,居然敢和我們霹靂堂作對!兄弟們上!」一個明顯

    是小頭目的刀疤男子拔出腰刀,和剩下3個手下逼了上來。雪見怡然不懼,掏出

    腰間峨嵋刺迎了上去,景天見狀不妙,正暗暗心驚,一見雪見沖了上去,趕忙卸

    下肩上紫色大劍跟了上去,雙方碰撞在一起,厮殺起來。



    景天毫無章法的的亂舞著大劍,朝刀疤男一通亂劈,不料這大劍看著厚重,

    卻是輕若鴻毛,須臾之間,刀疤男的長刀竟被紫色長劍生生劈斷。



    「不錯啊!看不出來你力氣這麽大!」雪見用峨嵋刺刺死一個霹靂堂喽啰後

    驚訝的對景天說道。



    「點子紮手,撤!快撤。」刀疤男丟下刀柄,一邊跑一邊吹起哨子



    景天用劍撐著身子,大口喘著粗氣,一時間大腦發黑,一陣眩暈,方才一頓

    亂砍倒不覺得,這一時間卻忽然頭暈眼花起來。「撲通」他莫名其妙倒了下去。



    「喂!你怎麽啦」雪見急忙跑到景天身邊,低下身子問道,景天已陷入昏迷

    當中。



    「老趙,你他娘的跑哪去了,咦~出什麽事?」林子裏一個光頭錦衣男子領

    著十幾號大漢撞上了刀疤男。



    「趙香主,那邊闖過來了兩個年輕人,功夫好生了得,我手下的的弟兄都被

    他們殺散了」刀疤看見光頭男子,淒淒惶惶的迎了上來。



    「廢物!小的們,給我追!」光頭狠狠踹倒了刀疤,拔出腰刀,帶著一衆人

    馬來朝景天倒下的地方趕去。



    「混蛋!你快起來啦!他們好多人追上來了。」雪見看見一衆霹靂堂惡漢飛

    馬朝這邊趕來,急著拉著景天的手,拖動他朝樹林走去,無奈景天太重,雪見急

    的對他一頓亂踹。「好重啊,混蛋,你怎麽這麽重。唉,快起來!」



    「哈哈,哪裏來的撒潑小妞,感到我們霹靂堂撒野!」趙香主獰笑著指揮一

    衆手下包圍了雪見景天。



    「你們好不講理,分明是你手下嘴裏不幹不淨,難道說你們霹靂堂就這麽無

    賴嗎?告訴你,我爺爺可是唐門門主!識相的就趕緊讓開!」



    「唐門?唐家大小姐,哈哈!大功勞啊!兄弟們給我拿下他們!」趙香主聞

    之大喜,招呼著小喽啰們朝雪見圍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