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都市激情>女高中生的幻想

    女高中生的幻想 -




    我是小瑩,今年十八歲,因為先前休學一年,現在還是個「清純」的女高中生



    說起清純嘛……其實有點心虛,雖然我的那裡還沒被男人插過(甚至連我的手指也沒有,因為怕痛><),

    但是在我的腦海中,早就幻想過無數次做愛的場景了,教室、電影院、野外、公車……嗯啊~

    光只是想著,我的下面就已濕了一片……人家說外表越清純的聖女,骨子裡越是個風騷的蕩婦。



    我只有150公分的身高,體重40公斤,長得一副娃娃臉,但34C的胸部卻讓我常常成為眾人意淫的對象。



    不只在路上會有人對我吹口哨,在搭公車時也經常遭到性騷擾。



    我因為害怕被發現,不敢聲張,只能一邊皺著眉緊咬下唇,一邊盡力用手擋著裙子,不讓祿山之爪得逞。



    但在這樣的過程中,我竟也得到了羞恥的快感,有好幾次,我的阻擋都只是軟軟的,

    更激起了身後男人的征服欲和高漲的情慾。



    其實他們不知道,在看似被逼迫而炫然欲泣的我內心裡,

    竟是瘋狂想著:「討厭的大野狼,快把棒棒插進人家的小穴裡止癢癢嘛~」我想,我應該是個M吧。



    >//////<身為一個好色的技術性處女,手淫跟A書絕對是每天必備的。



    我是易濕體質,只要言情小說裡一句「幹得妳欲死欲仙,操壞妳的小嫩逼」就會讓我的陰道不自覺收縮,漫流出淫靡的體液。



    上了高中後,我有了自己的房間,放學一回到家就是先奔進房間,鎖上房門,好好撥弄自己辛苦忍了一整天的小荳荳。



    當然,房間隔音很差,我必須用力摀住嘴巴才不會叫出聲音。



    這樣的感覺就像是被強暴一樣,我的身子竟忍不住更興奮了。



    我想像自己被用力壓在牆上,雙腿被身後男人硬擠進的右腳分開,屁股撅得高高地,

    方便身後男人粗厚長繭的手指從下而上,來回撫摸我敏感的小荳荳和兩片陰唇。



    我的身體既舒服又空虛,急需要什麼來充滿著我。



    快感和沒來由的空虛感共同刺激著我,使我不自覺地低聲啜泣,同時瘋狂扭動我那細柳般的腰身。



    男人的手指只是稍稍加快了摩擦,且不時摳著我敏感的陰蒂,

    在我耳邊低聲輕說:「噓,想讓全世界都知道我正在幹妳嗎?」



    富有磁性的聲音刺激著我,早已溼透的下體分泌出更多愛液,從敞開的腿間流下。



    男人並不放過任何戲弄我的方式,他向我耳裡吹進一口氣,輕咬住我的耳垂,

    早已摸透我身體的他,明白那是我的敏感帶之一。



    啊~~雙腿已然癱軟,僅依靠著他環繞著我的雙臂才能勉強站立。



    但男人並不那麼好心,這樣的姿勢正好方便他的大手玩弄我雪白的乳房。



    34C的胸恰好能讓他一手掌握,他說這樣的大小剛剛好,雙乳隨著他的揉捏而晃動,「夠騷,我喜歡」。



    正當我意亂情迷之時,男人突然放開了我,失去依靠的我癱倒在地,泛著潮紅的臉蛋和身體看來煞是誘人。



    可惜男人並非憐香惜玉的溫柔男子。



    他像是主宰我世界的霸王,命令著我爬到房間另一端的穿衣鏡前,「讓妳看看自己被我搞得有多淫蕩。」



    男人昂然站立著,居高臨下地看著我,手指勾起我的下顎,逼我注視著他,「妳也很喜歡吧,嗯?」我沒有辦法反駁,只是咬住下唇,無助地往一旁瞟去。



    怎麼辦呢?要爬,還是不爬?身為女性的矜持與身體的狂野本能不停拉扯著。



    終於,想要被激狂對待的渴望勝過了一切,我強打起精神,用盡氣力緩慢地爬向前。



    一邊爬,我一邊感覺到男人放肆的眼緊盯著我的胸、腰、臀,和那神秘的地帶不放,像是正用雙眼強暴著我一樣。



    嗯~~我感覺到充血的小陰蒂已經快受不了了。



    好想他快來幹我呀~好不容易爬到穿衣鏡前,用盡最後的力氣仰起頭,才發現我現在的樣子有多淫蕩,比起那些AV女優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的身上仍穿著制服上衣,呈半褪下的樣子,大半香肩都被看得清清楚楚。



    釦子也全被扯開,露出一對不安分的奶子,因變形而鬆垮的粉色內衣只剩肩帶還掛在手上。



    內褲不知何時也被男人拉至大腿處,牽制著我的行動。



    格紋灰色短裙雖還安好地穿著,但裙子卻因沾上了淫水而溼透。



    男人最喜歡讓我身著改小一號的制服上衣,未穿胸罩的奶子幾乎要將上衣擠破;超短裙下不著內褲,

    方便他隨時探入裙底享用珍羞,再搭上黑色網襪和高跟鞋。



    他說這樣的打扮會讓他的分身更硬,硬到想直接幹死我。



    「啊~啊~啊~好舒服……慢一點,我受不了了……嗯~啊~」



    男人的肉棒直接插進我滿是蜜汁的小穴裡,背後交合的姿勢在鏡子上的畫面顯得更加淫靡,

    我羞恥地想像自己是隻欠幹的小母狗,搖著屁股乞求主人更多的愛憐。



    「嗯~啊~~~要到了!」手指強烈地抽送,加上先前的幻想,我輕易地就達到了高潮,

    但手指終究比不上溫熱的肉棒啊!好想要男人。



    ————–第二天清晨,我在地板上醒來,全身痠痛無力,身上、衣服上都是乾掉的淫水味。



    只好趕快衝進浴室盥洗,順便整理一下房間。



    萬一被媽媽看到就糟了><好不容易忙完,卻發現快要趕不上公車了。



    我家位在離學校大約一小時車程的郊區,公車三十分鐘才來一班,萬一錯過就傷腦筋了。



    我趕緊換上制服,顧不得早餐都還沒吃就急急忙忙出門了。



    幸運地,公車尚未開走,但是上頭卻擠滿了人,而且似乎都是男性。



    這附近的家庭至少都會買一輛車方便通勤,所以理論上這時間不太會有上班族來搭公車。



    我正猶豫著要不要上去,曾幻想過的公車癡漢情節在我腦中千迴百轉,

    讓我有些擔心(也有極少的一絲絲期待……)。



    本來要開走的公車緩緩停下,開啟車門,一個上班族下了車。



    沒有時間思考,我連忙跑上公車。



    所有男生看到是一名女性上車,楞了楞,紛紛自動讓出空間,讓我能有位子站。



    雖然座位都滿了,但至少還有吊環可以抓。



    我稍稍鬆了口氣,平復因為急速衝刺而紊亂的呼吸。



    「呀!」我詫異地驚呼,身邊的人都轉過頭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我瞬地臉頰微紅,道了聲「不好意思」。



    糟糕,我只顧著換制服,卻忘了穿上內衣內褲……可不能被發現呀……而且經過昨晚的幻想,

    我的身體仍舊處於非常敏感的狀態,稍稍一碰就會有反應。



    但是公車上如此擁擠的情況,我除了要避免走光,還要擔心被人碰到身體,根本難以兼顧。



    我強裝鎮定,一手拉著吊環,另一手護在胸部上,

    裙子的部份……相對來說應該安全一些吧……內心安慰著自己,但公車突然的一個急煞車,

    因為慣性定律,所有人都往前倒去,而我也不小心撞上一個高大男人的背。



    或許是我太敏感,但我的四周好像變得更加擁擠,背後、身體兩側幾乎沒有活動的空間。



    從四面八方而來的擠壓對我敏感的肌膚來說是種酷刑,我幾乎要癱軟了,只靠著拉吊環的手勉強支撐著。



    等等,為什麼感覺有什麼東西來回遊移著?大腿根部、腰部、背部……甚至是大腿內側!



    是手嗎?誰的手在肆意愛撫著我?原本護著胸部的手無力垂下,幾乎是立即,我感覺到胸部也被侵犯了。



    但是被撫摸到癱軟的身體早已無法抵抗。



    好多對我上下其手的大掌,「嗯~」一聲嬌羞的浪吟出自我的小嘴,我嚇了一跳,趕緊咬住下唇。



    我怎麼能在陌生人面前發出這麼羞恥的聲音~他們一定發覺了我的制服底下什麼都沒有,

    默默將我歸類為淫娃吧!大掌開始毫不掩飾地伸進我的上衣和裙底,

    有隻手用其長滿厚繭的兩指輕掐我的右側乳尖,再用力上拉;左側乳房更是被放肆揉捏。



    而充滿誘惑的三角地帶更是被任意地用手指插入、隨意摳摸。



    「啊,不要……」陰蒂十分敏感的我,禁不住他的玩弄,連聲哀求,但大掌的攻勢卻是不減反增。



    「嗯…嗯…啊…啊…嗯」我終於抵擋不住男人們的進攻,僅存的矜持斷了線,任由自己發出愉悅的嬌喘聲。



    「玩夠了吧。」



    一個極富磁性的低沈嗓音傳來,就像是幻想中的那個聲音。



    但我累得睜不開眼睛去確認究竟是誰。



    一聽見這個聲音,上一秒還在我身上流連的大手,此刻全失了蹤影,只剩我裙子裡的那雙手仍忘情地肆虐著。



    「沒聽見我說的話嗎?你被開除了,下車。」



    「總經理……這女的……」那人似乎還想辯解,卻已聽不到未竟的話語——公車門緩緩開啟,

    他就這樣被丟下去了。



    「還好嗎?站得起來嗎?」那個嗓音的主人這樣問。



    我慢慢張開雙眼,「這…是XXX公車嗎?」「不是,妳搭錯了,搭到我們公司的接駁車。」



    男人微微地笑著,溫和的笑容讓我瞬間卸下心防。



    他紳士地為我整理好衣著,拉起我的右手環著他的腰,而他的手也穩穩地貼在我的腰上,

    扶著我走到座位最後排。



    不等男人下令,一整排座位上的人馬上就把位子讓出。



    男人讓我坐在最靠窗處,他坐在我的位子旁邊,讓我能靠著他。



    「對不起,讓妳遭受那種對待。



    當時我在妳前面,沒有早點發現。」



    他竟向我道歉,明明不是他的錯呢。



    我累到無法回話,雙眼迷濛地給了他微笑。



    「妳一定很累了吧。



    來,這是避孕藥,把它吃下去,以免發生什麼狀況。」



    他拿出一顆小小的白色藥丸,我不疑有他,乖乖吞了下去。



    也未曾細想男人隨身攜帶避孕藥並不合邏輯。



    知道我想睡了,他將我公主抱進懷裡,我的頭枕在他的左肩,「公車座椅不舒服,這樣妳會比較好睡。」



    訝異於他的貼心,我嚶嚀了幾聲謝謝便沈沈睡去。



    過了沒多久,體內就像有把火在燃燒似的,讓我燥熱難耐,無法入眠。



    我微微張開雙眼,卻發現男人不安分的大手正伸進我的裙底,撫弄著。



    我想大聲驚呼,發出來的聲音卻十分微弱,引不起別人的注意。



    「妳的身體有夠騷呢,蜜汁又甜,難怪我那些平日冷靜自持的下屬們會亂了性。」



    男人低聲在我耳邊淫穢地說著。



    任何的撫觸都比不上一句言語對我的刺激,我感覺到身體源源不絕地滲出汁液。



    同時身體越發燥熱,我不自覺地貼近他的身體,如此似乎真能減低不適感。



    「是不是很想要了啊?告訴妳吧,妳吃下的那顆其實是能讓妳快樂的藥丸。



    非得要男人的肉棒才能滿足妳身體的渴望。」



    男人同樣地微微一笑,卻多了點邪氣。



    「你……」不讓我繼續說,男人霸道地欺上我的唇,仍留在小穴裡的手指也加重力道,

    企圖用蠻力要我屈服,卻也聰明地發現,這樣的霸道反而讓我更加興奮。



    「沒想到妳這麼色,根本不需要那顆小藥丸。



    其實妳每天都在想要腿開開給男人幹吧」「別說了……嗯…啊…啊!痛!」正當我不注意時,

    男人的肉棒對準我的陰道用力插入,突如其來的痛感讓我差點承受不住,直要他出去。



    「原來妳還是——!」他壓抑住驚喜地低聲說著,倒也沒有繼續使勁,而是停下動作,

    讓我有足夠時間適應在我體內的肉棒。



    「好……好像已經…不痛了…」我斷斷續續地輕輕說著,紅透的雙頰帶著一絲難為情,煞是誘人。



    男人奮力地衝刺,啪啪啪的撞擊聲迴繞整車,但誰也不敢轉頭查看。



    「妳喜歡被看吧。」



    男人很快就掌握了我的喜好。



    「我……」被說中卻又不好意思承認的我,只好低下頭避而不答。



    「這麼多人都知道我們正在做的事呢。



    興奮嗎?」「告訴我,我們正在做什麼,嗯?」男人一邊抽送,也沒少了言語的刺激。



    「我們在…做…愛。」



    說出這麼淫穢字眼的我,羞恥到耳根也紅透了,陰道也不自覺地收縮。



    「不,我正在幹,妳。



    而妳正在被,我,幹。」



    「啊嗯~~別說了……好羞恥……啊…啊…好舒服啊!」沒想到只敢在腦海中幻想的情節,竟出現於現實中。



    種種言語羞辱和罪惡感,伴著快感將我送上高潮。



    身後的男人也隨後高潮,將精液滿滿射入我的子宮。



    「妳好美啊~果然是極品。」



    男人的讚美在我聽來又更像是羞辱。



    「別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從今以後,妳就是我專屬的性奴隸了,知道嗎?」男人一字一字,緩慢而又清楚地傳進我的耳朵。



    「啊,對了,今天請假吧,學校。



    妳今天該學的可多著呢。」



    男人帶有性暗示的話深深衝擊著我。



    怎麼辦?要成為男人專屬的性奴了……有點期待呢。